中国科技产业网
楚留香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科技产业网 > 资讯

欠债数千万母婴电商贝贝仓促转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8-11 09:20:26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欠债数千万母婴电商贝贝仓促转型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欠债数千万 母婴电商贝贝仓促转型

  在生鲜电商同程生活倒闭后,社交电商的故事也不太好讲了。北京商报记者独家调查发现,贝贝集团旗下社交电商贝店从8月10日起转型做导购电商,引入了淘宝、拼多多等第三方供应链资源。平台仓促转型,更换“马甲”,难掩拖欠数百商家超6000万货款的窘态。分析人士认为,集团着力发展新业务,扶不起来的贝店或将成弃子。流量背后,不见得是一片繁荣。

  超6000万货款未结

  贝店拖欠账款的征兆从6月起就已经显现。

  母婴商家李女士(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正常情况下后台每月固定时间会出账单,原本6月18日提现,7月16日应该到账,但直到现在也未到账,平台拖欠的货款共计约360万元。

  “我们公司在贝店的店铺从2020年下半年起销售一直在下滑,下滑幅度很大。”李女士表示。不止她一人捕捉到平台销售萎靡的态势,另一位在贝店开有食品和母婴两家店铺的王先生(化名)称,从去年底开始,常和自己对接的小二开始频繁换人,以往小二会常在群里邀请商家参加活动,后来逐渐没了动静,店铺销量也出现明显下降。

  面对销量下滑加上数月未到手的货款,一些商家开始感到忧虑。李女士称,7月28日她和一些商家约见了平台方,公司回复说8月初会给出一个解决方案。但数天的等待并未换来平台的承诺,8月6日诸多商家前往平台公司讨要说法。据李女士回忆,公司总裁办的一位工作人员向在场的商家表示正在解决问题,但未透露其他信息。

  根据一份商家们填写的文档显示,截至发稿,贝店涉及被拖欠账款的商家超过600家,总欠款超过6000万元,其中百货、美妆和母婴品类占比较高。回款出现异常的时间集中在6-7月,有的商家在5月时就发现了异常。

  北京商报记者在浏览旧版贝店App时发现,当前平台仍在正常运行,能照常下单。不过,一些知名品牌如君乐宝、雀巢、伊利、良品铺子等已将商品撤出了店铺。

  天眼查信息显示,贝店运营主体为杭州贝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为杭州贝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张良伦为后者执行董事兼CEO,持股比例达51.2%。

  转型导购自救

  销量下滑、货款拖欠,部分商家在一个商家维权群发起退店措施。对此,8月9日平台发出一则《贝店业务调整通知》,称贝店将于8月10日起进行业务调整,原商城业务将升级为导购业务,接入淘宝等第三方供应链。接下来,贝店将接入更多全网供应链。

  随即,北京商报记者在更新后的贝店App发现,主页面已接入淘宝、拼多多、唯品会和美团外卖的入口,原来的供应链资源已转移至“商城”频道。这也意味着,贝店将从社交带货的商业模式转变为导购电商。值得一提的是,贝贝集团曾在2019年孵化出导购平台贝省。

  突然转型的目的何在?是否为解决贝店欠款的自救举措?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联系贝贝集团进行询问,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分析人士认为,伴随着大量商家退出,贝店的转型颇像是个权宜之计——靠现成的资源来稳住用户和店主,防止因大量商家退店出现众多投诉、用户流失的连锁反应。这一举措让部分商家感到愤慨,希望平台就欠款一事能做出切实回应和行动。

  根据过往资料显示,贝店、贝仓为贝贝集团分别于2017年和2019年推出社交电商和特卖电商平台。除此之外,贝贝集团的业务还包括母婴电商贝贝和导购返利平台贝省。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在查询贝贝集团官网时发现,业务介绍栏里已经删去了贝仓和贝省,只留下贝贝、贝店和希美三大业务进行展示。据了解,希美是贝贝集团在4月时上线的新平台,引入了一些国内代工厂品牌,主要定位高端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贝店转型后仍保留了希美业务的导流入口。而据一位接近希美的知情人士透露,希美是独立的公司运作,公司集中精力在这个业务上。

  从今年3月砍掉贝仓线下店,到着力做希美,贝贝集团想办法吸引更多用户注意,其背后难掩对老业务日渐疲态的焦虑。据一位经营多年贝店的店主透露,去年底,贝店和贝仓很多员工离职了,老业务目前只是维护为主,活动力度、价格优势越来越弱,导致很多店主放弃。

  “现在集团主要把重心放在希美上,老业务业绩上不去,只能开新平台。但对于店主来说,平台没有实现会员互通,要想迁移老用户到新平台并不容易,意味着店主要重新开号,成本很高,所以就没有动力做了。”他坦言道。

  分析人士认为,一旦贝店欠款的局面难以挽回,很有可能成为集团的弃子。

  流量背后一地鸡毛

  电商的流量背后,不一定是一片繁荣,也许是一地鸡毛。

  2017-2018年间,拼多多、云集、爱库存等争相抢位,社交电商迎来高速发展期。然而潮水终会退去,前期收割流量红利的店主们越来越难“躺平”。私域运营的获客逻辑建立在信任基础之上,更考验店主在更长时间维度上对销售节奏的把控能力和口碑塑造力。

  与此同时,抖音、快手等平台也争抢着社区电商的光环。上述店主表示,短视频、直播等模式兴起,逐渐把微信社群的注意力给挤掉了,社群转化明显下降。

  不止社交电商,近几年淘集集、呆萝卜、同程生活等相继遭遇资金链断裂,被众人围追讨债,也暴露出依靠融资驱动的中小电商潜藏的商业风险。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认为,供应商与平台合作时,对后者的财务状况要有一个充分判断,如果存在重大经营风险,要慎重合作,或者要求平台采取缩短回款周期、先付款后供货等方式。很多商家看重平台流量,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流量背后可能是亏损状态。“在平台失去还债能力的情形下,可能法律程序走完了,供应商追回欠款的概率也较小。如果供应商能证明公司股东或高管在经营过程中对损失有重大责任,例如做出虚构债权债务、转移公司财产等行为,那么就算公司破产,公司股东或高管也必须承担债务。”北京商报记者赵述评何倩

  图片来源:贝店App截图

原标题:欠债数千万母婴电商贝贝仓促转型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