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产业网
楚留香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科技产业网 > 资讯

蛮横总裁请适度自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1-23 03:54:15 作者:责任编辑NO。谢兰花0258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 刘依冉,李涌,36氪经授权发布。

高度自恋的创业者对失败容易充满抗拒,谈之色变。对抗的态度会带来重蹈覆辙,卸下防御、放下包袱,悦纳自己,是自恋的创业者从失败中学习的敲门砖。

说到创业失败,可能很多人首先会想到那些败而复起的传奇故事,但是更多的,是不为我们所知的、淹没在创业浪潮中的普通人,他们或者卷土重来,或者就此偃旗息鼓。创业具备较多的不确定性,失败是多数企业的最终结局。我国数据调查结果表明,中国非公有制企业平均寿命为3.7年。

虽然从统计数字上来看,创业失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多数创业者对待失败难以保持一颗平常心。想想传统智慧中为失败“正名”的谚语:“失败是成功之母”,“胜败乃兵家常事”……此地无银也好,事与愿违也罢,我们有多努力地为失败“正名”,似乎就昭示着对失败有多么排斥。

而人群之中有那么一些人对失败格外厌恶,这些人爱面子、争强好胜、喜欢别人的恭维,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自恋。比如曾经担任过福特汽车公司总裁的艾科卡,他才华卓越,也自命不凡,梦想成为福特汽车王国里的接班人,却在春风得意之时被亨利·福特解雇。面对这一巨大打击,艾科卡为了挽回面子、扳回一局,他加入福特公司的竞争对手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将这家濒临倒闭的公司从危境中拯救过来。

他终于可以再次以高傲的姿态向福特证明、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天赋。在此之后,却并没有从之前的失败中吸取教训,依然关注别人的评价,花费大量精力增强自身公众形象建设,最终失掉民心,再次被克莱斯勒董事会开除。艾科卡凭借自己的才华几度创造商业传奇,却终究没能打破自己的心魔。

在创业者身上,多少都能看到艾科卡的影子。他们在创业失败后具有矛盾的两面:一方面急于东山再起,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强大;另一方面,排斥、甚至拒绝从失败中学习,其结果是有可能重蹈覆辙。对于普通的创业者来说,如何走出这个怪圈、正视失败、从中学习?

创业失败学习的原因林林总总。为什么有人学习有人不学习,目前的观点不外乎两类。

一是失败带来的负性情绪是阻碍从失败中学习的屏障。经历失败,创业者必定苦痛不堪、辗转难挨,体验到悲痛、耻辱、恐惧等一系列负性情绪。负性情绪困扰下,认知被瓦解,难以对失败事件做出系统、深刻的反思,无暇兼顾学习。

二是除了负性情绪,认知偏差也是影响失败学习的主要的因素。Yamakawa等人认为,对失败的外归因不利于学习。当创业者把失败归因为环境、合伙人等外部因素时,会一味指责他人,拒绝反思自己的问题,从而无法修正行为。

01自恋:失败学习新的解释视角

前面讲到,负性情绪、认知偏差导致创业者不能有效学习,其中的逻辑容易理解。但若说有人即使摆脱了负性情绪、克服了认知偏差,却仍然固执地不愿意学习,恐怕会令很多创业者大跌眼镜。高度自恋的创业者便可能如此。

自恋这一概念源于希腊古典神话,传说中有个叫纳西索斯(Narcissus)的人爱上了自己水中的倒影,从此与自己相恋。这一概念进入心理学家视野之初,被当作是一种病态的人格障碍。但渐渐地,学者发现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儿自恋。自恋从此被视为一种普遍存在于人群中的人格特质,而非人格障碍。即使自恋程度高,理解了自恋如何影响认知和行为,便可因势利导,扬善抑恶。

社会心理学家认为自恋是一种稳定的人格特质,意指个体具有膨胀的自我观念,并有动机维持和强化极度自爱。在认知层面,高度自恋者认为自己天赋异禀,优于他人,并极度自信。从而导致高度自恋者不善采纳他人批评意见,并有选择性的获取对自己有利的信息。在行为动机层面,自恋者持续需要他人关注,以强化其优越感。因此他们会通过一些大胆的、甚至浮夸的行为吸引眼球。在鲜花和掌声面前,他们洋洋得意;在指责和质疑面前,他们怒目相向,采取各种防御、对抗策略来维持虚高的自爱并强化对他人的优越感。

所以,高度自恋者具有让人既爱又恨的矛盾两面:一方面,他们是人群中目光的焦点,可以侃侃而谈、神采奕奕、逆境而行,具有领导者的魄力;另一面他们在人际关系中喜欢争强好胜,甚至捧高踩低,操纵别人,令人反感。这一切的根源在于,自恋的人尤其害怕被忽视、被否定,他们有一颗极其脆弱的“玻璃心”。

创业常常带来创造性的破坏,往往与雄心、抱负、梦想、愿景紧密相连,成就英雄式人物;创业带来的瞩目和荣耀能够极大地满足自恋者的需求。现有研究发现自恋对创业具有促进作用。比如,自恋的人有更高的创业意向和创业导向。虽然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自恋的创业者在失败后更倾向于再创业,但是基于他们爱面子、不服输的性格特点,我们有理由推断,他们失败后的最佳解忧方式之一是再次打造满足自恋需求的堡垒。

更重要的是,正如前面讲到的艾科卡,还能够为自己争取到扳回一局的机会。虽然自恋激励创业者“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但是高度自恋的创业者表现出来的另一面却让人忧心忡忡。为了维持极度自尊自爱,他们在失败面前会采取防御,对抗策略,对失败“视而不见”。这些认知和行为倾向都不利于从失败中学习。

02自恋引发防御机制降低学习动机

人生总要经历各种失败,失败有大有小。然而,创业者打造了一个满足自己自恋心理的王国。在这个国度里,他们指点江山、运筹帷幄,享受成功和权力带来的荣耀。如果有一天,这个王国轰然倒塌,创业者该如何应对巨大的心理落差?概括起来,其中涉及到的防御和对抗机制包括以下几种。

一是否认。

否认是自恋者的第一道心理防线,也是很多人面临威胁的本能反应。比如,一位老人得了绝症,第一反应可能就是:我没病,医生搞错了。自恋人格会放大否认机制。自恋者的行为目的是维持虚高的自尊水平,尤其是失败情境下,他们的自尊受到威胁,急需找回面子。“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失败”、“这不算失败”,这些都可能是自恋者面对失败的内心独白。

二是合理化。

有时失败让人无处遁形,当创业者面对家徒四壁甚至妻离子散时,不得不承认失败。这时,自恋者会采取其他策略维持自尊。合理化源自内心的冲突。如果一个人认为“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却又烟瘾难戒,那么他可能会通过调整认知,告诉自己有那么多老烟民仍然健康长寿,以此将吸烟行为合理化,减少内心冲突。自恋者眼中的自己卓尔不群,失败与其至尊形象格格不入。因此,自恋者会找寻一些能够接受的理由,与自己和解。

三是归因。

失败本身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承认自己是失败的罪魁祸首,无疑是雪上加霜。替自己洗脱责任,将失败归咎于时运不济、他人无能,也是自恋者常用的防御策略。自恋创业者的外归因往往还带有一定的毁灭性和报复性,他们善于将矛头指向自己的对手或队友,比如艾科卡在被福特辞退的很长时间里,都在以抱怨甚至辱骂的方式对福特进行攻击和指责,将他描绘成一个孤立、偏执的暴君。

03自恋与创业失败的新视角

针对自恋人格与创业失败学习问题,我们对有近3年内互联网行业失败经历的连续创业者展开问卷调查,于2016年6月~12月,在北京、深圳和上海三地互联网企业聚集的创业孵化器、众创空间、科技企业孵化器进行随机抽样。先后接触755个样本企业,回收问卷378份,经过有效性核查最终保留问卷180份。

失败学习主要从两方面测量:

一方面通过“我会积极识别和分析引发失败的问题根源”,“我会积极搜集和关注那些绩效反馈的信息”两个侧面测量对失败原因的识别和反思;

另一方面,通过“我会根据先前制定的目标,修正现在的行动方式和策略”,“我现在能够更好地管理新企业,使新企业流畅运作”等三个侧面测量自我评估的能力提升程度。

有必要注意一下的是,虽然都是“对事物发展的积极预期”,自恋不同于过度自信或自大等概念。不同之处在于自恋者自我赋权,且需要持续不断的外界刺激强化自尊水平,甚至通过贬低、攫取他人而抬高自己。自恋亦不同于外归因。外归因指创业者将失败原因解释为外部因素诱发,仅仅是高自恋创业者面对失败时的防御思维或策略之一。我们的研究控制了创业者的自信水平以及对失败的外归因程度,以排除其影响。结果表明,自恋人格确实阻碍创业者从失败中学习。自恋得分每增加一个单位,学习得分降低0.199个单位。

当失败成本高时,自恋创业者的优越感被严重挑战,因此会感受到更强的羞辱感、自尊受到更大威胁,他们维持虚高自尊的动机也更强烈。为了验证这一观点,我们进一步检验了经济、社会和心理三种失败成本是否强化自恋对失败学习的负面影响。

经济、社会、心理三种成本分别指创业失败带来的经济损失或负债;社会关系(如家庭,朋友关系等)破裂或污名;及其引发的一系列负性情绪。我们的研究发现,失败的社会成本进一步强化自恋对失败学习的负面效应。伴随社会成本得分增加一个单位,自恋得分每增加一个单位,失败学习得分进一步降低0.196个单位。

有趣的是,社会成本的调节作用比经济成本和心理成本更为显著。高度自恋者依赖外部认可来维持虚高的自尊,这也形塑了他们对反馈的独特反应模式:获得积极的反馈,自恋者备受鼓舞;遇到消极的反馈,自恋者极度愤怒,抵触或否认。自恋的人害怕丢面子,在三种成本中,高度自恋的创业者应该对社会成本最为敏感。当失败带来社会关系的损伤、破裂、污名时,即意味着自恋创业者的“失败丑闻”公诸于众,他们会以更强烈的方式防御和对抗失败,学习认知和动机进一步土崩瓦解。

以往创业情境下的自恋研究多关注自恋如何影响创业意向(前端变量)和创业绩效(终端变量),本研究聚焦于创业时从上次创业失败中学习,是首个针对真实创业者自恋水平及其对创业失败学习的实证研究。

04如何帮助自恋者重铸心理防线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管是否认、合理化还是外归因,虽然于事无补,但至少有助于让自己破碎的心理得到修复。这些说辞咋听起来言之有理,但归根到底是在给自己的创业失败找一个借口。这种借口在失败学习的开端或许有一定的缓释作用,但如果长期依赖那些借口,那可能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真正的失败。当失败的伤疤渐渐愈合,创业者该如何面对失败呢?结合相关研究,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正视失败,承认败了又何妨?所谓正视,并非上纲上线地说出一套套失败的意义,而是从内心深处将失败“正常化”,将之视为创业过程中大概率经历的事件。自恋者对失败充满防御的原因主要在于,他们把自己视为聚光灯下闪耀的明星,所以认为别人也同样密切关注自己的失败。事实上,你眼中的“别人”也像你一样专注于他们自己,并没有多少闲情去针对你的失败落井下石。所以,自恋者有足够的理由摆脱聚光灯效应,卸下防御,坦然面对失败。更何况,失败也并非猛兽般可怕。心理学中有著名的“出丑效应”:才能平庸者固然不会受人倾慕,而全然无缺点的人,也未必讨人喜欢。如果你足够优秀,一次失败不仅瑕不掩瑜,反而会让别人觉得你真实、更容易接近,或许还会成为你的加分项。

调节情绪。正视失败,也要正视自己的负性情绪。悲痛情绪与失败如影随形,在失败面前,自恋者更是面临全面的心理崩塌。但是这些负性情绪本身便是失败的一部分,并不可怕。甚至有研究发现了负性情绪的积极作用:在瓦解创业者认知的同时,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创业者将注意力集中在失败事件上,有利于反思和学习。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关键取决于创业者如何管理情绪。尤其对于高度自恋的创业者,通过转移注意(比如旅个游、撸个串、健个身)等方式,调整情绪,放松对失败的警惕,能够更好地走出失败。

内归因。面对失败,人们本能地想去推卸责任,指责他人,聊以自慰。这些本都无可厚非,但是当度过了最初的应激阶段,是否可以平静下来,扪心自问,是否自己对失败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一想,“如果当时我没有那样做,结果会不会更好?”“如果当时我及时做了补救,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这样的思维练习能够尽可能的防止在同样的地方跌倒。

倾诉与寻找社会支持。对于一个高度自恋的创业者来说,失败本身或许没那么可怕,更令他们畏惧的是,今后将以“失败者”的身份面对大家,包括家人,朋友和公众。前面讲到,这一切可能只是存在于自恋者的想象中,实际上别人对你的失败并没有如此介怀。那么自恋者该怎么样摆脱想象中的“别人的目光”?可能的解决方案之一就是主动走出去,通过倾诉自己的困难和苦闷,与他人和解、与自己和解,从而走下假想的失败耻辱架。

优化社会试错、容错环境。创业失败无小事,周围人一个轻蔑、鄙夷的眼神可能都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社会在进步,我们逐渐以更平和的方式看待失败。比如,走访各大孵化器,常常会看到“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大字横幅,这间接体现了对待失败的态度。但是“宽容失败”意味着我们仍然泾渭分明地划分了失败和成功的阵营,把失败当作需要被宽容和饶恕的错误。值得思考,如何才能做到摆脱失败污名、接纳失败。此外,接纳失败不仅体现在态度上,家人,朋友,政府、孵化机构的行动支持至关重要。当自恋者真正感到被平等对待,才是他们敞开心扉、反思失败的开端。近来兴起的精益创业思想也强调在创业过程中以最小的代价不断试错,假设验证和产品迭代。这种创业思维也有助于个人和社会宽容失败。

阿里巴巴CEO最近谈创新创业时讲到:“你需要有商业计划,有必要进行市场调查,需要理解消费者,但真的一旦开始执行,一切都关乎纠错。

你可能犯很多错误,关键在于你如何高效地修正这些错误。人总会犯错,不要怕犯错。”同小错误一样,创业失败并非豺狼一般可怕,也不是奇耻大辱。相反,失败提供了与预期偏离的情境,是宝贵的学习机会。但从失败中学习并非易事,需要创业者、利益相关者、政府机构等多方共同努力。

就创业者自身而言,特定的认知和行为倾向可能阻碍学习。尤其高度自恋的创业者对失败容易充满抗拒,谈之色变。对抗的态度会带来重蹈覆辙,利用失败经历、积极从中学习的首要条件是坦然视之。卸下防御、放下包袱,悦纳自己、修炼一颗佛系的心,是自恋的创业者从失败中学习的敲门砖。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